【移通故事·我在书院读大学】潘茹鑫:我和老师吵了一架

2022-12-03  点击:[]

导读:潘茹鑫,女,汉族,2002年4月,重庆人,南湖书院(艺术传媒学院2020级动画专业)学生。潘茹鑫很庆幸遇到创意写作的魁星工作室,在这里,她得到了各方面的锻炼,快速成长。她总结说:“在魁星工作室,我变得敢说话了,性格也外向了,也能听进别人的意见,控制自己的情绪了。”


我从小爱好写作,痴迷文学。上了大学后,看到创意写作学院作家班招生,就立即报名参加,成为了一名学员。指导我写作的作家毕然老师,创办了魁星工作室。我压根没想到,就是这个工作室,让我有了跟别人不一样的大学。


失败的单枪匹马

一进入魁星工作室,毕然老师就荐我作副团长,我根本不理解副团长是个啥角色,就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,心想反正还有团长,我听吆喝,让干啥干啥。但我没有想到,原来副团长还真要单打独斗地去完成任务。

很快到了工作室每个月举办一次的“兰亭·叙”活动,活动要邀请校内外老师来为学生分享文学趣事或者人生感悟。作为副团长,我的任务是带领宣传部门来做好宣传推广工作。但我之前从来没有组织过活动,没有一点这方面的经验,而且,我还天生内向,患有社交恐惧症——我觉得还是“晚期”,根本不敢和别人交流,更不要说给别人安排工作了。我偷偷看了看大家,心里忽东忽西地想了半天,最终咬咬牙:我自己干!


我平时注意到,别的活动基本都是靠贴海报来推广的,我也自己设计海报。绞尽脑汁花了好几天,好不容易把海报设计出来,还没贴出几张,眼看就要到活动开始的时间了。我看着活动群里的人数只有十几个人,而且大多都是通过手机“悠学派”才了解的活动。这下我开始着急了。咋办?我六神无主地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幸好,关键的时候,还是团长和毕然老师委婉地提醒我:要把大家发动起来!我只好硬着头皮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了一个会。在会上,我特别紧张,两个腿不由自主在发抖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手机,把我编好的宣传方案磕磕巴巴地读了一遍。

我没想到,在我说完之后,全场竟然响起了掌声。我想,也许是看我太过紧张,用来安慰我的吧。但,不管如何,我的内心还是放下一块巨石般感受到了难以言表的喜悦。

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会后,大家立即利用各种方式去组织发动,很快,活动群里的人数快速地增长起来。我不断刷着屏,看着不断增加的数字笑了,发自内心地笑了。

这次活动事儿不大,但对我的意义却重大无比,它不仅让我体会到了团队力量的伟大,更让我试着走出自己封闭的内心,艰难地走出了面对别人和交流沟通的第一步。


成功的自我推销

为了继续提升自己的表达和沟通能力,我尽量利用一切机会来锻炼。

很快到了国庆假期。受疫情的影响,很多同学不能回家。为此,学院打算为不能回家的学生举办一个小型的团建活动。之前我是非常不愿意参加类似的活动的,但有了锻炼的心思,我嘴里就不停为自己加油:“潘茹鑫,一定要战胜自己!”看着三三两两的同学在运动场上坐着围成一个大圈,我最终鼓足勇气也走过去,在同班的一个同学旁边坐下来,希望能够借熟人来稳定一下自己不安的心情。


让我没想到的是,活动一开始,主持人居然将位置打乱,让我们随机入座。这下我周围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了,看着一张张陌生的脸孔,我的心又开始扑腾扑腾地跳起来。

更要命的是,主持人要求每个人都要到圆圈中心去做自我介绍。我一听先有些后悔:不该来这里参加者活动。后来再想到自己要锻炼的初衷,我又拼命给自己鼓劲:多好的锻炼机会,一定要用好!

我看到周围的人一个个地上去介绍自己,推销自己,突然想到,我要趁此机会,不仅介绍我自己,还要去推销一下我们创意写作学院作家班,推销我们辛辛苦苦创办的《魁星》杂志。

终于轮到我了,在大家的注视下,我满怀忐忑地走到草地中央,开始自我介绍。起初,看到大家盯着我的目光,在介绍自己时还是有些紧张,想着对自己的总结是否得当,后来当说到《魁星》杂志时,就没有了这种顾虑,渐渐就放开了,越说越顺畅。当我真诚地说完“希望大家投稿,多多支持”时,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我跑回自己的位置,听着大家的掌声,感觉很兴奋。旁边的一位同学转过脸真诚地对我说:“你讲得很好啊!我也想加入你们”。这给了我莫大的鼓励,我不仅成功地推销了自己,更有力地推销了我们的杂志,感觉和上次开会相比,自己的状态好了很多。


羞愧的一次吵架

随着锻炼的机会增多,我各方面的经验积累也丰厚起来,渐渐地,我越来越自信,甚至,有时感觉有点膨胀了。


就在这时,发生了一件事儿,让我很是郁闷了一阵子。

作为副团长,《魁星》杂志的封面设计也是由我负责。有一次,围绕着一期的封面设计,我和老师吵了一架。

记得有一天,老师对当期的封面提出了具体的设计要求。那段时间,由于学业压力太重,我没有时间,就想找同学来帮忙,问来问去,反复了好几天,结果大家都没时间,最后只好现上轿现扎耳朵眼,每天晚上挤点时间干。

在硬撑了几天熬黑了眼圈后,我勉强做出了设计方案,结果老师却不满意,打了回来,并提了一大堆修改意见。看着这些意见,我深深地叹了口气,虽然明显吃不消了,但还是咬牙又修改了一遍。结果这个我自我感觉很好的版本儿,又一次被老师否了。

看着被打回来的方案,我终于忍不了了,用手死死地抓着头发,手肘架在桌子上,边吼边哭。吼完哭完,我开始赌气,没有按照老师的要求来改,胡乱设计一通,就交了回去。这次老师没有再把设计传回来,而是打来电话:“明明上次的和之前的封面设计你都做得很好了,为什么这次的却这么差劲,甚至完全都没有修改的价值了?”

我听完之后,直接就大声和老师吵了起来,说我自己觉得以前的很好了,已经完全达到封面的要求……吵完后,我挂断电话,顺手抹了把眼泪,气呼呼地跑回了宿舍去睡觉。

第二天醒来,情绪爆发过后,我越想越觉得愧疚,觉得不该这样做。老师也是为了这个杂志,他和我一起努力,有很多次都是在帮我。本来这个杂志封面就是由我负责,老师完全可以不管的,但他依旧细心地指导、帮助我,我却冲人家发这么大的脾气,唉!

怀着深深的自责和后悔,我点开和老师的聊天界面,犹豫了很久,不知说些什么,又关闭了。过会儿再打开,再一次犹豫。突然,聊天界面抖动了一下——原来是老师发来的消息:“昨天是老师太心急了,太过急躁,没能控制好情绪,是老师的不对,不该对你说那样的话。”

看着老师的消息,我的泪一下子忍不住又流了下来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明明我再认真一点点,把别人的意见听进去,最后再改一点点就完美了啊。明明是我的过错,老师却发信息给我道歉,我成了什么人了?

我赶紧对老师道歉认错,并表示一定要把方案认真修改好。

这件事儿对我的影响极大,让我真正明白了控制情绪的重要性,学会了怎么对待自己的错误。我觉得这是为人处事的基本功。所以,我认为,在《魁星》杂志工作的这三年,是我成长最快的一段时间。我很庆幸,自己到了移通,遇到了创意写作作家班这个平台。正是有了这个平台,自己的沟通能力、管理能力都得到了巨大提升,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——我的爸妈、同学,都说我变得敢说话了,性格也外向了,也能听进别人的意见,控制自己的情绪了。

REC

00:00:00:00

 



撰稿:苏述庚、陈俊杉

图片:由受采访者提供

总编审:孙善清

(重庆移通学院“我在书院读大学”通讯社)


本栏目面向全校征稿,欢迎广大师生踊跃投稿!



上一条:【移通故事·我在书院读大学】康利:我和卡牌的故事 下一条:【移通故事·人物】光里种玫瑰的“出圈”少女——第六届校辩论队队长曾陈艳

关闭